对焦熟悉乡土,本土电影如何走远?
2018-09-07 17:23

最近,几部地域文化色彩浓郁的本土电影受到媒体关注。影视如何更为动人地传承和传播好地域文化,如何使电影既拥有本土情怀还能走得更远,这引发观众和业内的讨论。

潮汕方言电影《爸,我一定行的》在近期上演后,迅速引发本地观众的追捧,电影中浓浓的潮汕地域特色让所有潮汕人都泪眼婆娑,两天内就斩获千万元票房。与此同时,客家方言电影《纯真年代》却惨遭厄运,票房惨淡。据说,近期还有一部潮汕地区拍摄的青春爱情片《草戒指》即将上演。联想到近些年不断出现的本土电影,特别是2016年影响较大的本土电影《百鸟朝凤》,一些问题便慢慢地浮现了出来。

首先是地域特色明显的本土电影热潮正在兴起,无论如何,这都是中国电影发展的好兆头。近年来,在电影全球化、娱乐化的背景下,一批有情怀的电影创作者反其道而行之,开始把镜头对准自己熟悉的本土文化,纪录故乡风物和世道沧桑,塑造小镇青年或山乡平凡人物,以小成本、本土演员的方式完成一部部诚意之作。虽然这些电影有着明显的不足,但是,这种保护、传承本土文化的情怀是值得赞扬和加持的。

其次,如何让这些电影“飞”起来,获得超越本土的更好传播,值得思索。潮汕方言电影《爸,我一定行的》为何能催下潮汕人的热泪,成为一部既有情怀又叫座的电影,原因不仅仅在电影本身,还在于它有良好的传播方略——准确的观众定位、良好的剧本写作、立体的新媒体传播以及各种促销手段,都是这部电影成功的一些经验。相反,《纯真年代》在观众定位方面是模糊的,在叙事方面、新媒体传播和营销手段方面都不到位。再联想到2016年的《百鸟朝凤》的催泪营销,可以说,在当今这个时代,传播手段也是电影成功的重要原因。

再次,如何讲述中国故事至为重要。从一定意义上讲,本土电影基本上都是在讲述中国故事,但是,讲得如何则是值得细究的。反映地域文化的本土电影不一定非要像《爸,我一定行的》那样只锁定潮汕人,还可以锁定整个世界。方言并非障碍,要知道,当下大部分欧美或亚洲影片都是中文字幕,人们观看时并没有在意演员在讲什么语言。《摔跤吧,爸爸》是一部印度本土电影,但它走向了全球,原因就是它讲述的故事打动了世界。亲情、父爱、英雄、爱国、荣誉、牺牲等等,这些都是全人类共同的情感和价值,但与此同时,电影无时不刻地反映着印度的文化特色。

中国的本土电影应当借鉴这些成功的经验,既要反映当今中国的时代文化甚至传统文化,同时也要将故事讲述到超越民族、国家之上的大爱之境,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故事。《爸,我一定行的》自然是一部值得肯定的作品,但绝非杰作,其原因在于电影本身承载的意蕴和志向都不很高远,塑造的人物较平淡,无法影响到更为广大和更为深沉的人心世界,所以无法走远。《纯真年代》之所以惨败,其中一个原因是它没有重视故事,更没有上升到中国故事这个层面上。

最后,电影仍然坚持寓教于乐。本土电影在某种意义上带有文化保护、传承甚至教化的功能,但不能忽视电影的基本规律。如果说文学是一个心的世界,那么,电影首先则是一个色相世界,电影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好看,有很强的娱乐性,但此娱乐性统摄在更高的意蕴之中。今天回头来看,《百鸟朝凤》是在讲述中国故事,也在一定意义上做到了寓教于乐,但是,它的问题也很明显。一是整体基调过于悲壮,故事过于简单,人物与人物之间的有机转化方面不太完善;二是这个中国故事似乎不完整,在对唢呐这一古老中国的民间技艺的传承上,电影过多地描绘了过去,却无法面向未来。

这是今天中国艺术如何创造性地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难题。谁能艺术地解决这个问题,谁就回答了今天中国文化如何面向未来的问题,这样的电影便不仅仅属于中国,也必将属于世界。(徐兆寿,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院长、教授)

上一篇:严禁学校“订外卖”是确保食品安全的必要之举
下一篇:没有了